本報訊 (記者 王利強 通訊員 郝法林) 耳聞周圍善意的提醒,目睹老人痛苦的呻吟。忻州實驗中學高二學生楊堯天停下放學回家的腳步,毫不猶豫走上前,把滿臉血污的老人從地上扶起,隨後路過的三輪車車夫亮子,見狀忙拉上兩人去醫院救治。
  事發6月5日中午,59歲的杜山河騎著自行車下班回家,走到一段下坡路,突然身後傳來“嘀嘀”兩聲汽車喇叭聲,接著只聽見“嘭”的一聲,他被撞倒在地,頭碰到路邊碎石上。接下來發生了什麼,他就不知道了。似乎後來有人扶起了他,還問了他幾句,他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些啥。等他再次清醒過來,已經是在醫院的病床上。老伴焦梅紅趕到醫院時,送杜山河到醫院的好心人已經走了。早她一步到醫院的侄子說,是兩個年輕人,一個是學生,一個是騎三輪車的車夫。
  6月16日,接受記者採訪的焦梅紅說,出事當天,自己接到醫院的電話已經快下午一點半了,到醫院後的第一反應是,兩個年輕人可是全家的大恩人,得找到人家,感謝感謝。
  當天下午,她和兒子就到了出事的地點,找事發時的目擊者。很快,騎三輪車的青年車夫找到了,叫亮子。亮子說,感謝啥呢,我也是路過,看見個學生扶起了老人,旁邊圍著不少人,都一個勁兒勸“小心訛住你的”,就幫著一起送到了醫院。在送醫院的路上,學生給家裡打了電話,說有個事遲點回家,一邊說一邊還怕顛著老人,用自己的書包給墊上,並緊緊抱住老人,也不怕弄髒自己的衣服。焦梅紅一翻老漢的手機,果然撥出過個陌生電話。這才知道,這個學生叫楊堯天,是忻州實驗中學高二193班的學生。
  原先想全家請這兩個年輕人吃頓飯,卻被他們謝絕了。最後全家合計,還是給楊堯天送面錦旗吧。6月10日,帶著寫有“見義勇為,救死扶傷”的錦旗,焦梅紅到了學校,由衷感謝學校教育出這樣的好孩子。頭上縫了十來針的杜山河說,等他傷好了,要當面感謝楊堯天。至於肇事者,他說,報警了,先不急。
  記者手記
  扶不扶,不該成為問題
  “扶不扶老人”之所以變成一道兩難選題,究其原因,多少和近年來一些新聞報道及司法裁決有關,似乎做好事就會惹上麻煩,即使求助司法也枉然。其實,正如杜山河家人所說:“那些反咬一口的是極少數的特例,還是知恩圖報的多,是主流。”
  楊堯天,這個17歲高中生的行為,或許更能讓我們深思。後來亮子的加入,更說明我們這個社會善良正義之人大有人在。我們也應該從中反思一下,在善舉面前猶豫畏縮,是不是在於內心已經預設了老人是惡的立場。顯然,這是錯誤的。不僅我們的父母是老人,而且我們有一天也會老去。
(原標題:學生毅然上前扶 車夫見狀急相助)
創作者介紹

清潔服務

qw68qwzby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